Λ

▲TAEGI

【TAEGI】注定


梦境大多是这样的。短暂的欢愉后是痛苦和绝望。现实没有永恒,梦境的永恒更是短暂。
在梦里,所有的细枝末节被忽略。没有触感,颜色模糊。甚至视觉画面都被模糊。感受是唯一清晰的产物。情感被放大,然后突然抽离,心被顺带着狠狠的扯了下。于是痛苦和绝望随之涌现。

所以闵玧其讨厌梦境。

“这是梦吧。”闵玧其模糊的感知到自己面对的那个人正咧着四方嘴冲自己笑。
“嗯。”
“醒来后就再也看不见你了吧。”
笑容渐渐变僵——
“嗯。”



闵玧其和金泰亨是通过一本王尔德的书相识的。

图书馆登记处。
闵玧其刚要将想借的书递给登记员,耳边传来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同学,等一下。”一声中低音制止住了闵玧其的动作。
将头转向那个男生,男生穿着明黄色的T恤,栗色头发,由于匆忙地跑过来轻轻喘着气,眼睛微微睁大着。
“等下同学,那本书不能借——”
顿了顿,男生接着说,“能不能让我先借。”
借书明明也要分先来后到,再加上眼前这个男生理直气壮的语气。闵玧其决定无视掉这个突然的插曲。
刚想把书再次递给登记员,余光瞥到了男生紧盯着自己的目光。阳光从窗户透进打在男生的眼眸,折射出稀散的金棕色的光。
…啧,真好看啊这双眼睛。闵玧其眯了眯眼,默默感叹到。

书突然被扔到自己怀里,男生急忙抓住,就听到对方懒懒的声音。
“那就先借你吧。”

————
走出图书馆恰好有朋友的电话打进来,看了眼冲出来跟在他身后的人,闵玧其接起电话抬步向前走。
男生见状连忙小跑了几步并肩走在自己身边。
直走,转弯,转弯。
男生似乎很有耐心,也不打断电话,就默默地走在闵玧其身边。中途闵玧其看向他冲他挑挑眉示意他有什么事情。那个男生看了眼闵玧其左手拿着附在耳边的电话,里面传来似乎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说话声。赶忙用口型告诉他,没事,我等你打完电话。

……
这么多年了,闵玧其回想起和金泰亨相处的点点滴滴,从一开始,似乎就是金泰亨在等他。等他打完电话,等他下课,告白后等他回答,吵架后等他消气然后傻乎乎地向他道歉。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他。
只是这一次,闵玧其觉得他可能不会再等他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叫金泰亨。”
闵玧其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同自己走了这么长的路,有耐心的等了自己这么久只是为了告诉他自己名字。
金泰亨看着眼前的人因为无语而微微眯起的三角眼,有些慌张。
意图会不会有些明显?会不会被对方看出来自己的心思?
“…闵玧其。”还好对方没太在意,打断了金泰亨的胡思乱想。

闵玧其。闵玧其。念他的名字时嘴唇要微抿轻撅然后自然的划落为一个微笑的弧度。
——闵玧其。金泰亨当然知道这个在黑暗中轻念过的名字。


其实,金泰亨是知道闵玧其的,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金泰亨知道闵玧其是在一个酒吧里。
那一年金泰亨的生日,不打算告诉高中朋友的金泰亨偷摸着溜进一家清吧。

清吧里灯光昏昏暗暗的倒不显得杂乱,墙上分分散散的挂着几个民谣乐队的唱片和海报。氛围不错,只是每桌几乎都是三五个人聚在一起聊天。
倒显得金泰亨一个人的吧台孤单了。
金泰亨撇撇嘴没在意,小口嘬着后味混着草莓味道的麦芽啤酒。
——慵懒清冷的嗓音就是那样不经意的流入金泰亨的耳朵。

「他们说死亡会带走爱你的人,我只好找些盒子将他们的心储藏。」舞台上的女歌手低声轻吟着。

看了眼舞台上的女歌手,金泰亨转过头问调酒的女孩这首歌叫什么。
女孩骄傲的笑着告诉他这是他们酒吧自己制作的歌。
“作曲的那个人刚到这应聘的时候就直白的告诉老板自己不上台,只在幕后写歌。大家都以为老板会不屑,没想到在听过他的demo后老板马上就答应了他留下…啧,现在看来,真的是个有才华的人吧。”说着女孩努努嘴,“就是他,你真是好运气,平常他都不会出现的…”

金泰亨顺着目光看向他——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闵玧其,一身黑衣,黑色头发,昏暗的灯光下白的发亮的皮肤还有无念无想时自然翘起的粉唇…

女声再次钻入金泰亨的耳朵。那时的金泰亨暗自想着,这个人只不过是恰好写了一首悲伤的歌,恰好让他听的动情入迷,恰好走进了他心里。


————
金泰亨整晚一直望着闵玧其的方向出神,还好有人群的遮挡,让金泰亨的视线得以明目张胆。
直到闵玧其起身要走,金泰亨慌忙的想追上去…心却突然变得很重,一声一声砸在自己胸口上拖住了自己的脚步。
「他要是觉得自己奇怪怎么办,他要是知道自己只是高中生怎么办,他要是不理睬自己怎么办?」

所有自疑一下子全部涌入像毛线团般死死的缠绕住金泰亨的大脑,最后他只能放弃追逐,郁闷的向女孩询问闵玧其的联系方式。

女孩不答应,说是员工隐私不能透露。金泰亨想了下向女孩挑下挑眉,故意凑近用真挚的大眼睛望向女孩。
“给我一下吧,拜托了。”

……
走出酒吧,金泰亨还是有些沮丧,为什么对其他人就可以那么果敢主动。
继而他晃了晃脑袋,看着手中的纸条。

“闵玧其。”金泰亨低念出声。

这便是我和你相遇的开始。



然而事实上,图书馆这场莫名其妙的偶遇金泰亨想了很久很久。倒不是计划了很久,而是跳动的心被按捺了很久又踟蹰了很久。

金泰亨承认这样的相遇也许很笨拙,连他自己都觉得他对闵玧其的喜欢就像虔诚的信徒一般,不愿落入肤浅的欢愉,所以小心翼翼,步履维艰。

……即使是告白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金泰亨的生日那天。
本来只想像平常日子一样过掉的金泰亨在回到家后,看到平时玩的好的朋友为自己准备的惊喜时还是有些无语的。
目光瞥到在一群朋友最边上的闵玧其。
他正对着自己笑,金泰亨觉得自己的心情小小的被平扶了下——
那就一起过吧,虽然「一起」的人数比自己真实想的多了太多。

聚会的时间持续的不久,谈天,吃零食,喝酒,打游戏。大家都玩的很尽兴。
聚会结束后,金泰亨拒绝了朋友提出夜场的邀请,把其他朋友送出门,转身对想要留下来帮自己收拾残局的闵玧其说:“哥陪我出去走走吧。”

于是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路过的林荫道安安静静的。俩个人喝的酒都不多,但闵玧其总觉得今天的金泰亨很反常,太安静了啊。

“是生日啊,想做的都没有实现。”金泰亨随意地坐在路沿上,皱着眉嘟囔道。
闵玧其顺着金泰亨坐在他身边,夜晚的凉风丝丝吹拂着他们,吹散了酒精的燥热,很舒服的感觉。
“想做什么?哥看看能不能帮你实现。”

“…想要一颗心。”
金泰亨直直的盯着闵玧其。
却见闵玧其啧了一声说,“把手伸出来。”
看见金泰亨照做后,闵玧其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在金泰亨的手心上画了一颗心。继而恶作剧般的冲金泰亨眨眨眼笑了笑。
“怎么样?哥说到做到吧。”
金泰亨愣了愣,似乎没想到闵玧其这样的举动。
等反应过来,他拿过闵玧其握着的笔,在心上写下闵玧其的名字。然后轻轻抬起手,闭眼附在自己的眼睛上。
“真好。真想把这颗心放进眼睛里,这样就不会再害怕黑暗了。”
“——哥好狡猾,可我还有没有实现的,可不可以再追加呀。”
“什么?”闵玧其的心不由自主地剧烈地跳了下,预感到了什么,话却不经大脑的直接溜了出来。

“我想和你约会,谈恋爱。”金泰亨轻笑了一下,一丝酒气轻轻落入闵玧其心里。
接着闵玧其听见金泰亨的认真而低沉的声音——
“哥知道的吧,喜欢是一件很俗气的事情,但却是最动人的——我喜欢你啊,闵玧其。”



在一起似乎就是那么顺其自然的事情。闵玧其觉得这是缘分,金泰亨却告诉自己这是幸运。
然而有时候缘分并不等于幸运。
就像王尔德和波西,虽然有缘分,但却不是幸运。


相处的时间越久闵玧其就越觉得和金泰亨在一起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像朝与暮、光与影,相互是不理解的吧。他看不惯金泰亨对谁都好脾气,金泰亨不喜欢自己对他的坏脾气;他讨厌金泰亨的自然随性,金泰亨不懂得他的敏感固执;他不理解金泰亨的热情,金泰亨受不了他的冷淡。
相互不理解的吧。所以才会无止尽的争吵。

争吵最凶的一次,闵玧其气的差点把分手两字扔给金泰亨。
刚想张嘴却看到金泰亨绝望的眼睛——
“哥,拜托不要说分手。”
……
最后的决断是闵玧其败给了那双眼睛。
还是那么美丽的眼睛啊。闵玧其在心里感叹。
但他知道这双眼睛是金泰亨最后的稻草,这次的他轻轻掰断了最后的稻草换回了暂时的安全,下一次怎么办呢?
没办法了,他知道金泰亨也是知道的。


所以最后一次,闵玧其在知道金泰亨申请的国外offer递下来之后内心五味杂陈的去找金泰亨,他迫切的想将心里那些别扭不舍的情绪找到归属。
然而当他找到金泰亨时,看到的却是金泰亨被朋友围着庆祝的场景。

看着金泰亨兴奋时才会扬起的四方嘴,闵玧其眯了眯眼,还是有些刺眼了啊。

正巧金泰亨看到闵玧其,赶快笑着跑过来。
“哥,和你说哦…”
“金泰亨,分开吧。”
…金泰亨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尴尬的挂在脸上。
在来找金泰亨的路上,闵玧其想着如果金泰亨要出国留学即使想念即使舍不得也绝不能表露半分,他只是急切的想找到金泰亨,急切地想让自己因为金泰亨而不安的心得到安抚。
可是金泰亨为什么没有半点不舍呢?为什么这么开心呢?
他觉得就金泰亨像灼热的太阳,虽然耀眼明朗但于他而言却太亮了。
太亮了啊,亮得他眼睛生疼,心也跟着钝钝的疼。

“分开吧…我累了。”闵玧其吸了吸鼻子。

“哥…”金泰亨的头耷拉下来,似乎在宣告着失败。
空气一下子凝固。

过了很久,意想中的反驳纠缠都没有,闵玧其看着金泰亨的头再次抬起——
“哥啊,谁不累呢。”
……
不敢再多看金泰亨的眼睛,不敢再陷入金泰亨的心。闵玧其慌忙地转身走开。

空气消散了金泰亨余下的话——
“可我爱你啊,你真的看得到么?”


“泰亨啊,要说你也真厉害,居然为了爱情拒绝了大好前程。要是我早愁眉苦脸的了,还会像你一样还兴奋的到处炫耀抢到的演唱会的票么…对了票呢?给闵玧其看了么?”
金泰亨将手用力的握紧,手中的票被揉成皱褶。脑海里浮现出前几天闵玧其因为没有抢到喜欢乐队的票而撅着嘴闷闷不乐的样子。
那时,熬着夜提前早已抢好票的自己看到闵玧其这副可爱的模样忍住偷笑的表情走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
手却被闵玧其一下拍掉。
他满不在乎的晃晃脑袋,满脑子都在暗戳戳的期待着今天的闵玧其看到票时会露出上扬的嘴角和粉红色的牙龈。

……
金泰亨的手慢慢松开,票无力的散落到地上。
“——或者说你真的在乎过么?还是说从一开始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暗自的兴奋期待?”

我们皱褶的,无力的爱情。



自从那次吵架后,闵玧其便一头奔入家中,投入了梦境和黑暗中。
一个星期的梦境和黑暗。闵玧其虽然不喜欢,但是意外的很适应。

但是有的人显然相反。


————
看了眼日历。十二月二十九号。
啊,泰亨生日…又要到了啊。
耷拉着眼角,空气中细小的颗粒因为找不到归宿而茫然地悬浮着…
闵玧其陷入了回忆。

金泰亨的第二年生日,他第一次带金泰亨回自己的家。
怎么会不了解金泰亨的小心思呢,看着坐上电梯的金泰亨一晃一晃的身影和偷偷绞着的手指,闵玧其笑了笑。
金泰亨抬起头时发现自己正对着他笑,似乎是为了掩饰害羞紧张,慌忙的露出四方嘴——
“啪。”笑容还没有完全展露,两人便陷入黑暗。
“哎,电梯怎么在这个时候坏掉了。”闵玧其不开心的抱怨了下,便走到电梯电话打算向维修人员求助。
电话接通,闵玧其简单描述了情况。
通话过程中闵玧其还在一心二用地想着刚刚那句脱口而出的抱怨会不会显得自己遗憾又迫切着什么。他想着金泰亨这鬼机灵一会儿会不会用这个话捉弄自己。
于是本着自我防备的原则,闵玧其在打完电话决定敌不动我不动。
……
然而身后并没有动静,黑暗中的电梯安静的仿佛只有闵玧其一个人在。
“泰亨?”闵玧其试探的唤了下名字。
……
突然一个身影闪入,自己便陷入熟悉的拥抱。

是熟悉的拥抱。金泰亨一贯用的榛果葡萄柚混合着木质的香味几乎是一下子钻入了闵玧其所有的神经感知。

刚认识的时候闵玧其和金泰亨有聊过这个话题。
“我以为你会偏爱草莓味的香水…”
“不是哦,其实以前是特别喜欢的。直到遇见哥。”
“…感觉哥就像葡萄柚一样,中性、神秘,令人着迷的味道。”
……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啊。但是却无法像往常一样给闵玧其心安的感觉。
因为金泰亨的身体明显的在发抖。
“泰亨?”闵玧其又叫了一声,声音放得轻柔,“怎么了?”
……
对方沉默了片刻,然后用故作轻佻的语气回答自己。
“没事,我想和你做爱,在这里。”

————
吻突如其来的落在闵玧其的额头上。
眼睛、鼻尖,然后滑落到唇。
闵玧其觉得此时的金泰亨很不一样。像是一个充满荷尔蒙的真实的男人,又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迷茫不安的孩子。
因为金泰亨的吻那么急切又那么用力。

——细碎的吻渐渐向闵玧其白皙的脖颈探入。
还没有将其染上粉色。一室的明亮。

本已适应黑暗的眼睛面对突然的明亮感到有些刺眼。但闵玧其来不及在意,因为他看到了此时金泰亨充满狼狈的面容和通红的双眼。


拉着金泰亨的手走进自己的家,闵玧其并不打算询问什么,和金泰亨说随便坐之后转身打算去给金泰亨倒一杯热水。
然而金泰亨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闵玧其后面。
像一只流浪的小狗,终于真正地找到善良的主人后便再也不想要离开。

突然感受到金泰亨从背后环绕住自己,闵玧其停止了要拿杯子的手。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转身回抱住金泰亨。却发现自己被金泰亨禁锢着,固执地不让他看到背后那个人的面容。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很久,金泰亨低沉沙哑的声音才穿过闵玧其的耳朵压到他心上——
“其实今天是妈妈的祭日啊,在我生日这一天。”


那一晚,闵玧其听金泰亨说起了自己的过往。听金泰亨说自己的爸爸是嗜赌成瘾的酒鬼,妈妈却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说在自己生日那天本期待着回到家便能看到那双和拥有和自己一样的眼睛笑弯着望向自己,然而事实看到的却是一双睁大着,惊恐不安的,已经失焦了的眼睛。旁边的爸爸慌张的望着自己手上还残留着血迹的酒瓶。……害怕…太害怕了以至于只能蜷缩在柜子里,即使柜门有光亮缝隙,也死死的闭着眼睛不敢探寻外面的动静。

之后自己被妈妈的妹妹领走,跟着搬了家。小姨一家很爱他,而他也仿佛失去那天记忆一般依旧开朗的生活着。小姨常常抚摸着自己的头说,“这孩子笑着的样子真好看。”
有一次金泰亨夜晚去客厅喝水,路过小姨的房间,不经意间听到小姨和丈夫的夜聊——
“还好这孩子那时候小,没留下阴影。”
…是啊,还好自己小,还好自己会遗忘。

然而只有当金泰亨突然陷入无尽的黑暗,所有的恐慌像无尽的海水没入金泰亨的头顶,企图让他窒息——
破碎的玻璃、猩红的血,放大的瞳孔。
黑暗像恶魔一样狞笑着望向他,告诉他不要试图摆脱自己,不要骗自己已经遗忘。



回忆停止。
闵玧其的房间一片黑暗。
愣怔地望着自己空空的房间,脑海中突然想起,金泰亨平时冲他笑着时扬起的四方嘴。那样的笑容似乎只要出现就可以散发出太阳般温暖的气息。
陷入脑海中的影像,闵玧其不自觉的被自己影像中的金泰亨带着一起笑了起来。
然而金泰亨突然停止了笑,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眼神失去了平日的光彩,温度一点一点退却,光芒一丝一丝黯淡。

——正是因为是太阳所以惧怕黑暗啊。
突然意识到什么,闵玧其猛地站起身,抓起手中的钥匙向金泰亨家跑去。

然而金泰亨并没有在家。

闵玧其沮丧的踱回家,经过一家便利店恰好看见从里面出来的金泰亨的朋友。
“诶,闵玧其!”朋友和金泰亨一样是个自来熟,“好久没看到你和金泰亨,俩人去哪恩爱去啦。”
闵玧其苦涩的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看到闵玧其奇怪的表情,朋友忙问怎么了。
“我们两个一周没有联系了。”
害怕朋友接下来的询问,闵玧其连忙说,“泰亨他可能在忙签证的事吧,毕竟要出国留学,准备的东西应该还挺多的。”
“诶?”朋友更加奇怪了,“金泰亨不是拒绝offer了么,我当时问他的时候,他还一脸温柔的告诉我不能让他家闵玧其等他那么久。”
“……那那天他干嘛笑得这么开心?”
“哪天?…哦…那天金泰亨是在和我们炫耀他抢到的演唱会的票,应该是你喜欢的那个乐队,他炫耀了好久呢…”
……
……
闵玧其的脑袋突然像是停止了运转一样,只剩下那天金泰亨最后望向自己的,不知是失落还是失望的模样。

朋友看到闵玧其这副模样,也大概明白了什么,轻轻拍了拍闵玧其的肩,侧身走掉了。

「要把他找回来啊。」所有的念头都在告诉闵玧其。

要把他找回来啊。
闵玧其去过了他们平常在一起去过的所有地方。花园,酒吧,桥边,小巷。所有地方都没有金泰亨的身影。
最后闵玧其没有办法,只能蹲坐在金泰亨的家门前。

也许这回是该他等金泰亨了。
以前所有的急躁冷漠都化为想念,他想,在金泰亨回来前,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了。但是啊,只要金泰亨回来,他就一定在。
只要他回来。



金泰亨将手机关机,二十九号出了门。他一个人回了趟家乡,扫了扫墓,看了看花。
墓碑还是那么干净,花还是那么香,但他为什么觉得那么难过。

三十号。金泰亨静静地呆坐在海边,海风合着盐味吹散了身上葡萄柚的气味。他想起去年生日在他说完自己的经历后,那人的眼角微微下拉,然后用力掰开自己的双臂,回身抱住自己。
金泰亨听见怀里的那个人用格外温柔语气告诉自己——
“泰亨啊,以后害怕难过都不要再躲进黑暗里,我会拥抱你。”

朋友曾经问过金泰亨为什么会喜欢闵玧其。
“因为他温柔啊。”
“——他明明不是太阳,却总是能笨拙又固执地在自己的心土里开垦出一条缝隙,然后让阳光透进心房。”

每次回答金泰亨的都是朋友一脸嫌弃的目光。然而金泰亨满不在乎,透过朋友的目光变得深邃而悠长。
……

陷入回忆,金泰亨不禁露出浅浅的微笑,可是心为什么会觉得那么难过。

啊,因为那个人已经离开了自己。


三十号晚上。金泰亨一脸疲惫回到了自己的家。
终究是要回家啊,自己的心又到哪里才能找到家呢?
……

直到看到蹲坐在自己家门口仿佛一只蜷缩着的猫咪一样的闵玧其,金泰亨才知道那颗流浪迷茫的心因为眼前的这个人,终于找回了安定。


金泰亨没有想过闵玧其会等待自己。从一开始就是金泰亨追在他后面走的。闵玧其步速快,他就迈大步跟在闵玧其身边;闵玧其吃饭快,金泰亨就缩小食量同闵玧其一起收拾碗筷。
所以当闵玧其用喏喏的声音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金泰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夜鸟啄食出现的星群,在路灯投射的大片阴影下,他看见闵玧其向自己走进,小幅地拉起自己的衣角,他听见闵玧其和自己说「不要离开」。

————
两个人没有进屋,而是选择在附近的林荫道兜圈散步。
一路静谧,金泰亨和闵玧其都没有开口说话。
看着两个人肩并肩的影子,金泰亨出神的想着如果影子下的两只手还像以前一样是交叠着的,那样子会很好看。
正胡思乱想着。旁边的人轻声咳了一下打断自己的神游——
“泰亨啊,我知道我这个人性格挺不好的,太冷淡又喜欢主观判断。我一直觉得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耐心的陪在我身边。”
“——但是今天一天的等待我才知道等待原来这么的难……所有的不安堆积在一起…我怕你不再回来,我怕你早已厌倦了反复等待。”
“——那时的我就在想啊。如果泰亨回来,自己一定不会再错过他;如果泰亨回来,自己一定不会再让他等待;如果泰亨回来,自己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其实很爱他。”

金泰亨侧头看向低着头说话的闵玧其,夜风吹过闵玧其的发梢,柔软的发丝轻轻的弯了个旋,继而温顺的趴回原状。
金泰亨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无论是等待还是爱。

“玧其哥啊,你知道在你说话的前一刻我想干什么么?”
闵玧其不解的侧头看着金泰亨。正对上金泰亨温柔的目光。
“我想牵着你。”
“——知道你说话的那一刻我想干什么么?”
闵玧其摇头。
“我想拥抱你。”
“——知道当你说完话的这一刻我想干什么么。”
没有在等闵玧其的反应,金泰亨低头凑近闵玧其的嘴唇,带着失而复得的惊喜和小心翼翼,轻柔的亲吻着闵玧其。
一下,两下。
金泰亨将唇移向闵玧其的耳朵,双唇微启——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两人在一起的金泰亨的第三个生日。

闵玧其和金泰亨依旧散步在林荫道上。
“泰亨啊,我以前和你说过吧。我觉得我们只是缘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
“你觉得是幸运?”

“不。”闵玧其摇摇头,继而深情的抬头望向金泰亨,这一眼深深地望进了金泰亨的眼睛。
“——是注定啊。”

因为闵玧其知道在爱情的路上即使他走的多慢,金泰亨都会等他;即使他走的多急,金泰亨都会寻他。所以他们注定会相遇,所以他们注定会相爱。